主页 > 设计科幻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发布时间:2020-05-29   浏览量:314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男孩子打手枪很正常,看到新玩意就想往鸡鸡上招呼也很正常。但如果你是个理工宅,可以弄到手的「玩具」太高端,建议还是先经过安全测试后再进行人体实验,否则,很可能会像下面这位朋友一样

来自reddit网友HardAsMagnets

首先描述场景:那是个冬天的凌晨3点,我在加拿大家中的地下室里,听着迷幻爵士音乐、抽着菸,一边在网上和我们班上的男同学哈拉。我手里不停把玩着一个自製感应器,它可以用来测量附近磁场。就在这时,女友突然传来几张色色的照片,激发我的灵感。

也许,我可以用鸡鸡来做一场磁力实验?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坦白说,我还满常拿我的小伙伴做实验对象的。有次物理课,我就计算出我射精时的喷发速度高达时速33公里。从那天起,33KPH就成了我的代号

说回地下室吧,桌上刚好有两块面积0.5平方公分的测试用钕磁铁。我把它们解下扣带,彼此放得远远的避免吸起来,然后精心挑选一套我最爱的A片套餐开始轮播。前置作业完成,我向聊天室的朋友说明我即将进行的创举。

※钕磁铁是目前所知磁性最强的永久磁铁,详情可参考影片(假手请别当真)

好了,影片开始了,萤幕上的画面是如此情色,让我慢慢兴奋起来。我缓缓将两块磁铁夹在老二两侧,你们知道,有时因为磁铁的作用,磁铁接近时会不受控乱扭。但令我意外的是,这两块小磁铁还满听话的,乖乖吸附在我的老二左右。

我可没忘记实验初衷,手里撸着磁铁做活塞运动的同时,也在电脑上纪录数据。可悲的是,我没办法专注在那些数字之上,又持续维持着兴奋状态。过没多久,我的鸡鸡变得鬆软,逐渐消了下来。

说时迟那是快,当鸡鸡小到一个程度时,包皮快速朝龟头的方向滑盖起来。我看着夹在鸡鸡两侧的磁铁,那一秒像是人生跑马灯跑过,我在心里吶喊了好几声「NO!NO!NO!NO!NO!」然后眼睁睁看着其中一块小磁铁快速扭转、溜进包皮内侧,「喀」一声,和外侧的另一块磁铁吸在一起,夹成一份饱满的包皮三明治

你们有听过「立方反比律」(inverse cube law)吗?没有也没关係,简单讲,就是当两块磁铁越接近时,它们的磁力会越强。请想像它们用甚幺样的一个力道捏住我那层皮。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t=0。我被磁铁瞬间夹起来的怪力吓得鬼吼鬼叫,拼命想把它们从我的鸡鸡上弄开。我想用手指分开磁铁,但是刚才尻尻时流出来的前列腺液实在太滑,根本抓不住。我瘫在椅子上,向聊天室的同伴们报告我的惨况,希望他们帮忙想想办法。

随后我在地下室里找到一把尖嘴钳。我将两条腿架在桌子上,一只手揪着鸡鸡,另一只手用尖嘴钳夹住外面那颗磁铁。但它依然不停滑偏,尖嘴还差一点在我的鸡鸡上开一个洞。

t=20分钟。前列腺液乾了,我的鸡鸡也肿了。我开始反省自己干嘛做出这幺愚蠢的事情,一边蹑手蹑脚上楼,深怕吵醒我爸,他一定会立刻把我送去医院,这太丢脸了。我溜进浴室里,抹了一堆肥皂想让磁铁滑出来。它们仍是牢牢吸在一起。

t=35分钟。我浑身湿透,只穿着一件浴袍,下楼打开大门,走出零下35度C的户外。我感觉没有吹乾的头髮瞬间凝固,但我还是踏过雪地,走到远远的工具仓库,那里才有能够拯救我的东西。

t=40分钟。好消息,我找到一架台虎钳。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但也有个坏消息,这架台虎钳太旧,螺丝卡住了,包皮外层的磁铁被紧紧夹在上头,而我也是。我搆不到附近任何工具,在低温中,逐渐感觉外露的鸡鸡失去知觉。我快速衡量利弊得失,在10分钟内,我的鸡鸡就会冻到掉下来。而这时开口求救,恐怕也没人听得到了。我只剩下一个选择:冒着包皮撕裂的风险,硬把鸡鸡抽出来

我闭上眼,心里默数1、2、3,然后使尽全身的力量与重量往后一坐,随之而来的是下体一阵剧痛。

钕磁铁夹鸡鸡!理工宅「磁力尻枪」出槌


t=45分钟。我捧着鸡鸡尖叫,下半身传来一紧一鬆的交替快感,那简直比性高潮还要爽40倍。我坐在地上,仰望桌边台虎钳的夹子,它就像上帝的手指一样,安定地捏着那颗折磨我到死掉的钕磁铁。

我重新回到地下室,就像个战场归来的英雄,活着告诉聊天室的朋友们我的故事。我的鸡鸡上,可以清楚看见一块0.5平方公分的深色瘀伤。几个星期后,伤势虽然好了,却还是留下一个凹洞。

之后每次喝醉酒,或者有女孩子看见这个疤时,我都会告诉他们我这科学家充满实验精神的故事。

via reddit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