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设计科幻 >不要让悲剧再发生了!暴力的男友,无助的女人,八次报警,五名巡 >

不要让悲剧再发生了!暴力的男友,无助的女人,八次报警,五名巡

发布时间:2020-06-14   浏览量:856   

 

这是一段真实的911电话记录:

 

“您好,这里是旧金山报警专线——”

“天哪,我前男友他......我之前也给你们打过电话......我前男友他刚刚从前门闯进来了......!"

一阵很大的声响从报警电话的那头传来,似乎报警女孩的卧室门已经被暴力推开。

“天哪!” 电话里传来女孩的几声尖叫,随后是一阵耳光打在人脸上的声音、电话按键被按到的声音......

接着,“砰砰”两声,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女士,发生什幺事了女士?”接线员着急的问道:“你好?你好?”但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声音......

这天是2014年的10月10日,打电话的人是Cecilia Lam,一位35岁的独身女性,

这通电话是她第8次拨通911报警专线。然而电话还没打完,她的前男友就强行闯入卧室,

用一把手枪将她残忍杀害,随后自杀。

 

事后,当有人按照时间排序梳理出这一晚所有相关事件的完整经过,

人们发现:执法人员在那天晚上作出的许多决策都令人生疑,

而旧金山政府一直在努力完善的家庭暴力案件处理系统,也似乎还存在着极大的漏洞。

 

到底是什幺原因,让一个已经8次报警的女性,最终还是惨死在暴力分子的手中?

为什幺5位警察曾3次出警,却依然没能阻止这起恶性杀人事件?

这背后的曲折,还得从几年前开始说起.....

Cecilia Lam是一位出生在中国香港,5岁起就随父母来到美国的移民二代,

据她的父母和好友说,她非常活泼懂事又顾家,曾经为了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而放弃学业。

直到四年前,Cecilia才重新考入旧金山大学亚裔美国人研究专业,打算毕业后从事人权类工作,

致力于成为一个有力量的女人,去帮助其他女性和在美国生活的亚裔。

 

2010年,在旧金山的一家Walgreen药店,Cecilia第一次遇见了她的前男友 Cedric Young  Jr.。

Young比Cecilia小6岁,他对Cecilia一见锺情并发起了猛烈的追求攻势。

没过多久,两人开始约会,然后确认了关係。

Young出生在旧金山,因为父母离婚,从小就搬去了芝加哥。

他年少时非常优秀,靠着奖学金进入了阿拉巴马工农大学,

但后来不知出于什幺原因他在大学里捲入一起打架事件,

最终退学,回到了旧金山和父亲生活在一起。

回到旧金山的Young开始滥用药物和酒精。

他还曾三次被捕,其中两次都因为攻击和殴打,但因被害人不合作而没被起诉。

当Young和Cecilia相遇时,他其实还在接受戒毒治疗。

 

了解了Young的过去之后,Cecilia的好友曾劝她这只是一段短暂的风流韵事,不要陷得太深。

但Cecilia认为Young高大、帅气又绅士,毫不顾忌Young还在接受戒毒治疗,

她完全的把自己交给了Young,还允许Young搬进了她的公寓。

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发生转折的......

和Young住在一起之后,Cecilia发现,在Young的身上似乎潜藏着令人不安的暴力倾向。

Young常常会生气,把墙砸出一个又一个凹痕,还会弄坏公寓的房门......

 

2012年情人节的那天,Young又一次醉酒,他指责Cecilia背叛了他,在厨房里愤怒的摔着东西。

两位邻居前来劝阻,却亲眼看到Young正用力的推倒Cecilia,

想阻止他的邻居自己也在混乱中被推倒,另一位还被Young狠狠的掐了脖子......

 

根据警方的报告,这次事件过后,报警的邻居对Young申请了限制令,不允许Young再接近自己。

Cecilia也向警方报告了这次暴力事件。但是第二天,她对警方表示,

她认为Young没有伤人的意图,她只是想在警局对这个事件有个记录。

案件结束后,因为三位受害者都没有意愿深究这件事情,

Young在以袭击和家庭暴力罪被警方逮捕后,检查方并没有对他提起进一步的诉讼。

只在警局留下了一次似乎无足轻重的记录。

那次事件过后,Cecilia和男友开始更加频繁的争吵,

与她一墙之隔的室友Nikki曾经听到过这对情侣争论和有人好像喘不过气来的声音,

但Cecilia并没有报警,而不久过后,Young也搬离了公寓。

一次闲聊中,Cecilia告诉邻居,她已经和男友永远的分手了。邻居终于放下了她一直悬着的心。

但就在Cecilia被杀害前不久,Cecilia告诉室友们Young要搬回来。

儘管室友们都不同意让Young重新住回这间公寓,

Cecilia一脸抱歉的向他们解释:“对不起,他和我分手后一直无家可归......”

2014年10月9日,Young又再一次搬了进来。

 

2014年10月9日这天,正是Young重新搬回公寓的第一天,

室友又目睹到他们激烈争吵的场景。

下午7点,Cecilia其中的一位室友Michael 回到家。 

他正好遇见这对争吵中的情侣.... Cecilia把男友赶出了家门。

留下Young在楼下用力捶着铁门,不断按门铃......

这对情侣吵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Michael当时已习以为常没放在心上。

 

然而,当他上楼遇到Cecilia,她惊慌的回到公寓拿出一锅意麵酱,告诉他说,

她怀疑男友Young在这锅意麵酱里下了毒,想要把她毒死。

 

晚上8点37分,Cecilia第一次拨通了911报警电话。

她在电话里说:“我和我男朋友吵得很兇,我一直在让他走,但他不肯,现在事态升级了。“

“他今天喝了一天的酒,不过现在好像他刚要走.... ”

 

“需要我们派警察过来看看吗?” 接线员问她,

“不用了” Cecilia回答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没事了。”

然而,就在第一通报警电话之后没过多久,

当晚9点14分和9点33分,Cecilia她又拨打了两次报警电话

 

“他又回来了!!”

她告诉接线员这场家庭暴力事件似乎已经升级了。 

Young一直来来回回的在楼下按门铃,一次又一次,

她不知道Young会不会闯进公寓来伤害她。

而此时Cecilia 的室友Michael也拨打了报警电话,

Michael在电话里直接说有个男人疯了,正在疯狂试图闯进他们公寓。

 

因为接到多方表紧,调度员把这次报警电话标记为一次家庭暴力纠纷。 

在Cecilia打第三次911电话报警时两名警官赶到了Cecilia所在的公寓。  

 

发现警察的到来,Young表现的非常冷静,看起来就像个十分正常的男朋友在处理和女友之间的小矛盾,

他甚至装模作样的和警察聊了会儿天,探讨了一下烧烤食谱等等。 他的镇定,成功的让警察认为他们只是情侣间小打小闹。

 

而让两名警官进一步觉得他俩之间没问题的,是当他们正在找Young问话时,从公寓里走出的Cecilia... 

Cecilia当着警察的面维护着Young “他是个好人,他不会惹麻烦。 只是偶尔这样而已.... ”

 

既然女方都这幺说了,那警方也自然不好进行进一步调查.... 

然而,Cecilia的室友Michael坚持认为,Cecilia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说出实情。 

 

他试图阻止过Cecilia和警察的谈话,拿出了那锅意麵酱。 

他让Cecilia向警察承认她觉得Young试图在意麵酱里下毒伤害她。

 

然而,在警方面前,Cecilia又否认了下毒的事情... 警官在后来的报告里记录到,

Cecilia否认了Young想要毒害她这个说法,并且,Cecilia本人看起来也挺正常。没有中毒的迹象。 

因此,两人也没有进一步询问Cecilia的室友Michael。

 

警方问Cecilia,Young有没有之前家暴的历史。Cecilia对警方提到了2年前情人节的事件。

但是同时表示当时Young已经被逮捕,而且两人已经不再纠结那件事情。。。 

 

15分钟后,在警察的监督下,Young配合的离开了现场。

随后,警察自己也离开了。

 

然而,距离警察离开一刻钟后,Young回来了。

这时候时间是晚上10点01分,Cecilia第五次求救911

“我要报告一起升级的家庭暴力事件。” Cecilia有些害怕的说,

接线员听出了她的声音:“是你?你男朋友又回来了?” “是的。”

这一次,在Cecilia的两位室友Kikki和Michael打算轰走Young的时,Young打算破门而入。 

幸好,室友们拉上了门的安全栓,门只被推开了一个小缝..... 

双方开始在门口僵持......而Cecilia正在阳台上拨打这个电话......

 

从暴力家庭纠纷变成试图闯入,接线员立刻将事件的紧急程度从B提高到A级。再次派出了巡警。

之前的两位警察又来了,另一位在附近巡逻的警察Steven Haskell也赶了过来。

 

当时警方对他们表示,他们可以以公共场合醉酒导致行为失当为由逮捕他,并把他关押在警局的醒酒间里至少4个小时... 

其中一名之前来过的警察对另一名新到的警察表示: 受害人之前不想让警方做任何干预。 

 

警察没有再追问下去,也没有对现场那两位同样恐惧和愤怒的Cecilia室友进行问话......

其中一位室友原本还想着要告诉警方她在那天傍晚曾见到Young的腰间别了一把手枪,

结果在气愤和混乱之中,竟没能说出来......

总之这一次,警方以在公共场合醉酒导致行为失当的轻微罪名把Young带走了。

 

看到Young被带走,所有人都鬆了口气,今晚终于安全了。

这样想着,Cecilia和剩下的室友们余惊未了的聚在厨房喝了不少酒,

他们给那份可能有毒的意麵酱拍照留证,

Cecilia还和盛着意麵酱的容器合影,做了一个愚蠢的表情。

 

室友们纷纷劝Cecilia要更加尊重她自己,

她的室友Nikki还打算第二天请假,陪Cecilia去警察局申请限制令......

那个夜晚,室友们聚在一起讨论了他们的未来,讨论要重新装饰这套公寓,然后满怀希望的各自回房睡觉了......

 

而另一边,4小时后,对Young的暴力行为一无所知的看守,按照醉酒刑拘的规定把他放出了警察局......

一出警察局,Young走过几个街区回到了Cecilia的门口。他开始在楼下用短信轰炸Cecilia的手机。

 

凌晨4点03分,Cecilia第六次报警,Cecilia在电话里说:“之前警察告诉我如果我男友回到我家楼下就报警。”

4点08分,Cecilia第七次报警,在电话里她用非常小的声音说到:“我可以听到他正试图把门打开.......”

一会儿过后,Cecilia接着说:“我看到门开了!他正在按门铃!天哪,天哪。我告诉过他让他不要回来。”

 

由于最近的警署警力不足,之前那两位警察已经身在其他案发现场,

调度员指派了附近分所的另两位警察过来,赶到了现场,

参与过上一次问询的Steven Haskell警官也来到了现场。

 

在现场,他们看到Young正做在门口的台阶上.. 

这一次,Young又为自己準备了另一套说辞,

他十分冷静的告诉警官,自己原本就住在这个公寓,

是被女友赶了出来,但自己必须要拿几件换洗衣物,明天上班的时候得穿。

 

这几位警官依旧没有仔细查询Young的犯罪记录,他们看了看这边冷静的Young,

又看了看另一边正从楼梯上下来,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一直在大吼大叫的Cecilia,

很快对Young产生了深深的同情,相信了这又是一个疯女友把可怜男友轰出门外的普通爱情故事。

 

发现Young没有试图闯入的迹象,警方只能将此事降级处理。 

警官好说歹说,甚至让Cecilia放Young进去拿了几件换洗衣物。

Young也十分配合,当着警察的面拿了一些普通衣物,

还找警察借了根烟,然后看起来非常轻鬆的离开了。

 

然而,由于警察一直没能找出Young用来杀害Cecilia和自己的那把枪从何而来,

甚至在Young因醉酒被带去警局的时候也没有查出来他携带凶器,

有人怀疑,正是这一次警察把Young放进Cecilia的房间,

让他顺利取出了之前藏在Cecilia家的手枪......

半小时后Young捲土重来,带着那把要命的枪,一脚踹开了公寓的门.... 

 

Cecilia的几位室友再次被惊醒..... 他们纷纷报警,

“我室友的男朋友, 他要杀了她...”

“快派警察过来,我们的室友在跟男友冲突,之前她男友还想要毒死她”

 

与此同时,Cecilia本人也在跟警方报警.. 这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天哪,我前男友他......我之前也给你们打过电话......我前男友他刚刚从前门闯进来了......!"

一阵很大的声响从报警电话的那头传来,似乎报警女孩的卧室门已经被暴力推开。

“天哪!” 电话里传来女孩的几声尖叫,

随后是一阵耳光打在人脸上的声音、电话按键被按到的声音......

接着,“砰砰”两声,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次,当警察赶到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

事后,Cecilia的家人在法庭上强烈要求谴责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的不严谨行为,他们的辩护律师指出,

虽然警察的办案过程并没有违法,即使他们没有在案发现场看到最明显的家庭暴力迹象,也应该进行进一步的问话。 

警察们在办案过程中的反应更像是想要快点处理完这边的事情然后赶去下一个犯罪现场,

而不是在想着该要如何去帮助一位已经害怕得要拨打911的市民了。

 

他们表示,警方在办案过程中的确也疏忽了很多事实。

第一,他们在第一次到达现场时,没有提前核实Young的身份,没有考虑到他曾经的家暴历史。 

第二,在警察的问询过程中,始终没有对Cecilia的几位室友进行问话,仅听信当事人的片面之词,失去了获得重要信息的机会。 

第三,当警方得知Young有试图用意麵酱毒害Cecilia的时候,完全没有调查化验就否定了这个事情的可能性,

并且没有向搭档汇报这个情况。 

 

事后在2015年的一次庭审取证中发现,当初那锅完全没被重视过的意麵酱,

被检测出真的含有有毒物质——老鼠药。

 

Young的家人也对警察的处理颇有微词,

他的一位阿姨回忆说,Young的精神可能有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都被Young酗酒和滥用药物的行为所掩饰住了。

他曾经告诉家人自己出现过幻觉、幻听,

还曾经在案发前数月打电话告诉他爸爸要用枪杀死自己。

 

Young的家人认为,如果警察当晚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把Young带回警察局拘留起来,

或许就能阻止两家人的悲剧......

针对Cecilia的案件,警方和法务机构在这次案发过程中是否犯有违法行为始终没有得到认定,

也有人认为害死Cecilia的人并不是警方,而是那个持枪杀人的兇手......

 

专家指出:“受害者往往会在权利机构介入的时候拒绝出说真相”。

警察局在针对家庭暴力事件的指令中也指出,警官不能在办案过程中被受害者最初的不配合所影响......

在Cecilia案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的警官Chhungmeng Tov回忆到,他自己曾经询问过Cecilia过去有没有遭受家暴,

Cecilia也承认在2012年发生过一次,但她同时强调,她和Young已经朝前看不再像从前那样了.....

 

但,这也许只是Cecilia害怕说出实情的託辞......如果警官在听过了Cecilia的回答之后,

能够回头再仔细查看一下Young的犯罪记录,就会发现他在更早之前还曾因为攻击他人而被逮捕过,

这些记录,恰恰都是能够证明Young有暴力倾向,可能会改变警察办案方向的有力证据。

 

事实上,家庭暴力杀人案件的处理方法在很多时候需要和普通案件区别开来,

因为家庭暴力杀人案包含了更多的複杂性。

在加州,女性被杀事件中37.6%以上都是因为家庭暴力,

这些案件之所没能被及时阻止,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被害者不敢说出事情的真相,

直到他们受到严重伤害,却已经太晚......

 

旧金山家庭暴力联合会的主席Beverly Upton指出,

如果警察能在办案过程中主动询问受害者而不是被动的应答,

更有可能拯救受害者的生命。

 

Cecilia案件中的警察依旧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但显然,警方已经意识到了原有的针对家庭暴力办案系统中的漏洞,

他们开始根据受害者本身难以讲出真相的特性,从警察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办案的突破点。

 

例如:今年7月,旧金山警察局特殊受害者联合会已经出台了一条新的试点项目,

让警察在办案过程中先向家庭暴力受害者询问一些问题,

根据他们的回答来判断案件的严重性。

此外,一项新的政策指出,要求警方在办理家庭暴力案件中必须考虑到受害者的特性,

通过谈话引导他们说出过去的经历和真实的抱怨。

当地警察学院还推出了专门针对家庭暴力案件的问询课程,

让警官接受这项课程的培训,且每两年更新一次课程内容......

 

嗯,也许正如Beverly Upton所说:

“所有的家庭暴力杀人案都是可以被提前阻止的。”

但愿,不断完善的办案流程和断案系统能够带给那些家庭暴力受害者更多的保护,

拯救更多不幸的生命。

也希望正处在家庭暴力影响中的女性和男性们能够主动寻求帮助,

说出真相,让悲剧不再重演......

 

封面来源:123rf

本文授权自:英国那些事儿

原文标题:暴力的男友,无助的女人,八次报警,五名巡警三次赶来...还是没能挽回她的生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