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软件探险 >他们在外太空往下坠,距离太空船愈来愈远,像两颗尘埃落在浩瀚无 >

他们在外太空往下坠,距离太空船愈来愈远,像两颗尘埃落在浩瀚无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量:863   

 

他们在外太空往下坠,距离太空船愈来愈远,像两颗尘埃落在浩瀚无

文/凯蒂.康恩 Katie Khan

「完了。」他们猛然回神。凯莉思用力呼吸,在鱼缸般的头盔里惊慌喘气。

「靠。」她说。「我会死。」她朝麦斯伸出手,但他又转圈转走了,抓也抓不到。

「不会的。」麦斯说。

「我们会死。」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声音在麦斯的头盔里隆隆震耳。「噢,天啊──」

「别这样讲。」他说。

「我们会死。噢,天啊──」

他们在外太空往下坠,距离太空船愈来愈远,像两颗尘埃落在浩瀚无边的黑幕上。

「不会有事的。」他环顾四周,但什幺也没有:左边是漆黑无底的宇宙,右边是鲜亮耀眼的地球,此外一片空无。他伸手想抓住凯莉思的脚,但指尖才触到她的太空鞋,他就又转走了,停也停不下来。

「你怎幺能这幺冷静?」她叫着。「噢,该死──」

「别这样,凯莉思。拜託,冷静一下。」

她的脚翻到他面前,他的脸转到她的膝盖。「现在怎幺办?」

麦斯尽量把双腿往身子缩近,惊慌之余仍试着改变目前旋转的轴心。重心?轴心?他根本不晓得。

「我不知道。」他说。「可是妳得冷静下来,我们才好想出办法。」

「噢,天啊。」她踢着腿,舞着手,设法别离太空船愈飞愈远,但徒劳无功。「我们到底该怎幺办?」

她承受更大的冲力,正以比他更快的速度旋转飞离太空船。「小莉,我和妳愈离愈远,没多久我们两人就会完全分开了。」

「我们飞动的轨迹不同──」

「对。」他想了一下。「我们必须重新往彼此靠近。」

「好。」

「数到三,双手用力朝我这边荡过来,像要跳进游泳池那样。」他示範着动作。「上半身尽量往前弯。我的腿试着朝妳那边踢,妳就抓住我的腿,行吧?」

「好。」

他们的无线电哔啪作响。

「一。」

「二──」

「等一下!」凯莉思举起双手。「难道我们不能利用这股冲力,转换方向往拉厄提斯号飘回去吗?」

拉厄提斯号侧影漆黑,毫无灯光,消隐于他们身后的黑夜。「怎幺做?」

「如果我们其中一人用力往对方推,」她说。「是不是就能往回飘?」

麦斯思索着。也许。也许吧?

「不,我们先用繫绳和彼此绑在一起,再担心怎幺回去的事情。快点—我不想在这边跟妳分开来。準备好了吗?」

「好了。」她说。

「三。」

凯莉思猛把上半身往麦斯靠过去,麦斯用力挺起背部,她朝他伸出双臂,他往她踢出双脚。剎那间他们静止于半空,像一对倒转的逗号,最终转为平行,她抓住他的双腿,紧紧抱住。

「抱住了。」

现在他们头对着脚,凭双臂之力逆时钟转动,缓缓转过对方的身体,终于让脸对着脸。

「嗨。」她搂着他。他从大腿的口袋掏出繫绳,绑住两人的身子,不再分开。

麦斯缓过呼吸。

「得想个办法。」他往后望着消隐于漆黑太空的拉厄提斯号,感觉两人愈飘愈远。

「我们要求援。」

凯莉思已经绕到麦斯身后,在他银色的太空装后面翻找。

「谁能救我们?这附近半个人都没──」

「我知道。」

「我们有手电筒,」她说。「还有繫绳跟水罐。当初怎幺会没带推进器?太蠢了。」

「我们得试试──」

「早知道就该慢慢来。你应该让我回去拿氮气推进器──」

「这是紧急状况。不然妳要我怎样?眼睁睁看妳头部萎缩窒息而死?」

她荡回到他的面前,鼻子对着鼻子,以责怪的眼神看他。

「才不会那样。欧洲太空总署说过,不管头部萎缩或头部爆掉都是二十一世纪那些烂片掀起的迷思罢了。」

「欧洲太空总署什幺话都说得出来。欧洲太空总署也说我们非常安全,一切不会出差错。」麦斯拍着太空装上总署的蓝色臂章。

「妳还记得吗?他们甚至要我们签下放弃风险评估的切结书。」

「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她张望四周。「要不要试着传讯给奥斯利克?」

「好,当然好!」他用力抱了她一下。

凯莉思把感应器往下拉,动着手指传讯给奥斯利克。感应器的网状构造测量肌肉与手指在虚拟键盘上的移动。

〈奥斯利克,有收到吗?〉

她等待。

〈奥斯利克,你在吗?〉

〈我在,凯莉思。〉

无线电「叮」一声,蓝色文字出现在头盔左边的玻璃上。

「谢天谢地,麦斯,我连络上奥斯利克了。」你能向外头求救吗?

〈没问题,凯莉思。要打给谁?〉

〈基地?欧洲太空总署?不管谁都好。〉

「问问看附近有没有其他太空船。」麦斯说。「不问白不问。」

〈奥斯利克,附近有人可以来救我们吗?〉

〈没有,凯莉思,抱歉。〉

〈你确定?〉

〈确定,凯莉思,抱歉。〉

〈你能跟地球那边通话吗?〉

〈不行,凯莉思,抱歉。〉

她沮丧得大叫,叫声在头盔与无线电里扭曲失真。〈为什幺不行?〉

〈凯莉思,我的接收器在意外发生时坏掉了。我想我们失去氧气的时候,麦斯就是在修理接收器。〉

〈妈的。〉

〈什幺意思,凯莉思?〉

〈抱歉,奥斯利克,打错了。〉

〈没关係,凯莉思。〉

〈奥斯利克,我们有大麻烦了,你能帮忙吗?〉

〈妳希望我怎幺帮呢,凯莉思?〉

她叹了一口气。「麦斯──我和奥斯利克的对话一直鬼打墙。」

麦斯抚着她的袖子。「小莉,我先前没时间装上我的感应器,现在只能靠妳了。反正尽量问问看。附近有其他太空船吗?」

她摇头。

〈奥斯利克,你能把拉厄提斯号开过来吗?〉

〈不行,凯莉思,操作系统没有反应。〉

〈有办法开动吗?〉

〈不行,操作系统没有反应。〉

〈转向呢?〉

〈不行,操作系统没有反应。拉厄提斯号需要导航系统才能转向,但是系统也失灵了。〉

她想把双手掐进头髮,可惜戴着手套没办法,棕黄辫子也包在鱼缸般的头盔里。她耳朵上夹着一小朵雏菊,位置有点歪了。〈你能告诉我们该怎幺回到太空船上吗?〉

〈凯莉思,请听我说,有一件更急迫的事──〉

〈奥斯利克,告诉我们该怎幺回到太空船上。〉

〈系统现况分析指出,从你们的脱离轨道来看,除非有氮气推进器才能回到拉厄提斯号,凯莉思。你们有氮气推进器吗,凯莉思?〉

〈你可以不要每句话的结尾都加上我的名字吗,奥斯利克?〉

〈没问题。〉

〈谢谢。我们没有推进器,所以有其他方法吗?〉

〈请等候现况分析计算结果。〉

〈快点。〉

「奥斯利克说,没有氮气推进器就无法回到太空船。」

麦斯一脸苦恼。「完全不行吗?」

〈在吗,凯莉思?我必须告知另一个更急迫的状况──〉

〈等一下。〉

「我们还有什幺方法能试?奥斯利克说导航系统故障了,我是不是该问他──」

〈在吗,凯莉思?〉

〈什幺啦,奥斯利克?〉

〈根据系统分析,你们的氧气存量并非全满。〉

〈我们在拉厄提斯号外头很久了。〉

〈但即使扣除你们在外头的消耗量,氧气存量仍然偏低。〉

〈什幺意思,奥斯利克?拜託讲人话。〉

〈你们的氧气筒本来就不是全满。〉

〈什幺?〉

〈此外,系统分析指出你们的氧气筒正在漏气。〉

「什幺?」她大吃一惊,一时忘记奥斯利克根本听不见,回神后迅速传讯:什幺?

〈你们两人的氧气筒都有受损,凯莉思。〉

〈我们还剩多少氧气?〉

「怎幺了?」麦斯问。

〈正在计算中⋯⋯〉

〈快点啊,奥斯利克。〉

〈你们恐怕只剩九十分钟的氧气量,凯莉思。〉

「小莉,怎幺了?」麦斯抓住她的肩膀,但她仍无法冷静下来。「奥斯利克说了什幺?」

〈抱歉,又叫了妳的名字,凯莉思。〉

「九十分钟。」她痛苦地猛吸一口气。「我们的氧气只够撑九十分钟。」

他惊讶地往后倒。「不可能,不可能,应该至少还能撑四到五个小时,我们──」

「麦斯,我们会死,很快就会死。」她忍住眼泪,他则思索着该说什幺。

「我们必须现在就回太空船那边。」最后他说。「当务之急是妳要先冷静下来。妳现在这样氧气会更快用完。」

「我们的氧气在往外漏。」

麦斯猛颤了一下。「什幺?真的吗?」

「真的,奥斯利克说我们的氧气筒有破洞。」

「我们两个都是?」

「都是。」

「靠。」这一回换成麦斯咒骂。「最好立刻补起来。」他望向她,评估着她的焦虑程度。「我来找破洞,妳先缓和一下呼吸?」

「不必。」她的心怦怦跳。「我先帮你补。」凯莉思把繫绳稍微鬆开,他们像跳芭蕾般翻滚着远离对方。

「摆出雪天使的姿势。」她说,并抓着他的手腕与脚踝。太空装上那一层智慧纤维紧实牢靠,替他抵御着严酷的无垠虚空,像是潜水衣兼锁子甲,然而伸展性却是绝佳,摸起来很轻柔。

「别放开我的手。」

麦斯伸长双臂与双腿,飘浮在凯莉思腰际的高度。凯莉思继续握着他的手,弯下腰,让他来到她双眼的高度,但不容易,毕竟他们不是静止,是一直往下坠落,坠入黑暗,坠入地球以外一片似乎没有神存在的虚空。

凯莉思双手与双眼迅速检查他的金属银供氧装备,由一个个光滑沟槽组成,唯一的色彩是侧边萤幕的蓝色倒数数字。凯莉思仔细检查所有地方,终于发现最底下微微洩出的气体分子,肉眼几乎看不见,幸好她找得很仔细,而且分子在失重环境正飘来浮去。

「找到了。」她探向膝盖口袋,从伸手可及的工具包里取出胶带,把洞贴住,确认氧气无法再外洩。

「行了?」麦斯问。

〈奥斯利克,还会漏气吗?〉

蓝色文字出现在头盔的玻璃上,伴随着令人安心的一声「叮」。〈不会了,凯莉思。〉

「行了。」凯莉思朝麦斯点头,大大吁了一口气。

「换补妳的了。」

她面露迟疑。「事情不该是这样──我们根本不该困在这里。」

「小莉,别这样。」

「我们只剩九十分钟的氧气。」她终于哭了出来,盖过他的安慰话语,盖过他的冷静态度。他碰到难题就是这样,老是故作泰然,藉此迴避冲突、压力与她排山倒海的情绪,向来如此。他马上会开起玩笑。

「喔,我不知道妳会怎幺做。」他说。「不过我会在心灵共享系统上给太空旅行打超级低分。」

「闭嘴啦,麦斯。」她哭着说,虽然他这种意料之中的玩笑多少抚慰了她。「现在不是开狗屁玩笑的时候。」

「我知道。」

他总是在最不适当的时候开玩笑:在太空训练时,在丧礼上,在他们初次见面时。

「我们该怎幺办?」

「冷静下来,打起精神,然后我会解救妳的。」他露出微笑。「我哪一次没有成功解救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