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软件探险 >柯秀丽怀孕5月仍在跳‧自信起舞 >

柯秀丽怀孕5月仍在跳‧自信起舞

发布时间:2020-07-17   浏览量:129   

 

柯秀丽怀孕5月仍在跳‧自信起舞柯秀丽,38岁,跳了21年的资深舞蹈员,对跳舞已痴迷到欲罢不能的地步,怀孕5个月,还在跳,生产2个月后,又跑去跳,还赢了一个冠军回来,就算她妈妈在她耳边嚷个不停:“子宫都快掉下来啦!”但,她说:“不行,一看到别人在台上跳,我的身体就会不听使唤地跟着动起来。Ivonne柯秀丽是那种卸了妆,你可能会认不出,叫不出她名字的资深舞蹈员,原因只有一个,一化上浓妆,穿上夸张华丽舞台装,跳起劲舞来,个个都长得同一个样,你说Ivonne人人可能不懂,但事实上,她做的很多场精彩大型秀,都是很多槟城人曾拍手叫绝的。柯秀丽17岁学跳舞,半工读情况一直维持了好些年,15年前终创立了Qdos活动策划中心,当全职的舞蹈员,先生曾是舞蹈导师兼她的恩师,12岁的女儿是舞蹈痴迷者,柯秀丽的人生就这样与舞扯个没完没了。“我一直都说要退出,说了10年也做不到,38岁了,顶着这身老骨头,老公身材走样后也无奈转行,但我还是坚持要把舞给跳下去,直到再跳不动为止。”果然是风趣又“阿沙力”的双子座女子,柯秀丽的洒脱和随性,让她走下舞台,也一样动人。很多人都会很主观甚至带着有色眼光去看待本地舞蹈员,因为槟城的舞蹈员通常在这几个地方都有,如歌台、酒廊、迪士高,谈到不卖弄风情的,则是芭蕾舞、肚皮舞、现代舞之类的,但柯秀丽,通通都不是,她接的全是大型的舞台秀,是那些把灵魂和情感都同时融入的舞者,她们的舞蹈都是一群人来呈献,而且都是默契极高,合作了没有10年,最少也有5年的一群,她说,类似专业舞蹈团体,在槟城并不多。她们的呈献方式非常注重华丽的包装和肢体的美感,但绝不性感,编舞上是非常随性的,没一定标準,舞台上谁也没办法认得谁,因大家化的全都是又厚又浓的妆。“换句话说,我们的表演是非常泰式的,华丽的服装和随性的舞蹈都非常类似,一看到我们的演出,很多人都会冒出‘人妖’这句话,但其实不是啦,我们都是百分百的真女人。”演出时被指是人妖说完,柯秀丽又是豪爽地大笑起来,她说,“人妖”这个字眼,是12岁女儿两眼通红,气嘟嘟地告诉她的。“妈,他们都说你们是人妖,我不要,不要他们这样说你!”曾带女儿来当观众时,女儿被无知的观众气得差点哭了。“带有色眼光来看舞蹈员,对我们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就我们这群人来说,个个都是舞蹈的狂热者,眼中除了跳舞还是跳舞。”她说,她们平日都不爱泡夜店,生活过得越简单越好,就算去到迪士高,就真的一心为跳舞而来,一跳就是全神投入,两三小时后,跳得全身都是汗,直至结束经营后才依依不捨地离去。“我们是真的在跳舞,也当作练习,一些可能闭上眼睛都跳得出的歌曲,一年都得重複跳数百次的舞,还跳得非常之陶醉,如果问我,到底为何我会如此迷恋,我只能告诉你,这细胞是与生俱来的,连我也搞不清。”她说,高中一时和2名爱好跳舞的朋友去学舞时,她是里面最差的一个,但结果,她却是最坚持的一个。她说:“跳舞?我想都没想过,虽然我两三岁就开始摇屁股在电视前乱七八糟地跳舞,虽然我从小就是个内外得不得了的小女生,结果,这幺一跳,就把自己的自信和精彩人生给通通跳出来了。”“我虽然是最差,但无可否认,我在这方面是天生的,跳多几下,隐藏在我深处的潜能,就这幺一点一滴给涌了出来,越跳就越投入,越跳就越起劲,有时,我看到镜子中反映出来的自己,我的心就会被揪了一下,这是我吗?柯秀丽你甚幺时候浑身都这幺充满活力的?”没两星期,柯秀丽的潜能,就被当年还是她老师的先生给发掘出来了,他极力推荐她,把她推上了一个蛮大的舞台秀,那场秀,就此让她爱上舞台,深深迷恋,无法自拔。首次演出脚发抖面对她的第一场秀,尽管演出之前她拼了命在练习,原以为一定没问题了,结果一出场,甚幺歌词,甚幺动作,全都通通抛到千里之外了,就这样抖着脚,发着呆,脑中一片空白地呆站了3分钟。“或许是和我一起演出的人实在太精彩了,谁也没甚幺留意我,我啊,当时涨红着脸,真是恨不得这里有个洞让我给钻下去。”直至第二首歌,她才跟上了别人的节奏。虽然闹了笑话,但她还是领了她生平第一份薪水,握在手中那实实在在的40令吉,那份成就和喜悦,她至今也忘不了。对于跳舞,家人全都给予她很大的支持,秀丽说,那是因为她从小处事太有分寸,爸妈很信任她,尊重她做的每个决定。就算是结婚生子后,她还是可以毫无顾虑地演出,她说,这也是她幸运之处,只因先生当年比她更“执迷不悟”。“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的舞蹈生涯很戏剧化,我那幺迟才学舞,和我一起学舞的都是从六七岁开始学起,而且我甚幺底也没有,曾经也下定决心去学芭蕾舞,但那过程真是度日如年,老天,搞了那幺长时间,就只为了那一个动作,让我叫苦连天,没多久,就放弃了。”柯秀丽说,Qdos工作室内成立的Rhythmix舞蹈队伍,都是和她合作了很多年的老拍档,最久10年,最少也5年,一个眼神就马上会意,还有一点,她们的概念都是非一般传统的,今日一觉醒来,刷牙洗脸时,可能一个全新灵感就会冒上来,电台的一首歌,可能又有全新的发现,15年来,Qdos的工作室,都是集中这样的“奇人异事”。想成立肥人舞蹈团谈到舞蹈员的先决条件,柯秀丽说,一般身高须有5尺3寸到5尺8寸,而且身材的比例一定要非常均衡,如果上下半身不一致,跳起舞来,就会非常“怪”。“太矮的舞者确会较难找到配得上的舞伴,一般上,舞伴们都要身高差不多一致的,长得高,手长脚长的人跳起舞也难看得很,所以说,进我们这行,考虑得还真多。”她说,很多人都觉得长得苗条是这行的最基本条件,但其实不然,她一直很想成立一个“肥人舞蹈团”,就编一个舞全由肥胖的舞蹈员来跳,其实也有一番风情的,舞蹈圈这行,其实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有趣得很。这行,不只肥人也有出头天,她说,就连丑小鸭也会变成美天鹅,舞蹈员是否长得天生丽质并不重要,只因一站上台,粉底一打,灯光一照,大家都长得一个样,其实就那份自信和从容,正是一名舞者表现得最美的时刻。舞蹈老师变作老公秀丽17岁去学舞,当年她先生正是她的舞蹈老师,和舞结缘的同时,也造就了她和先生的这段姻缘。“我们是几年后才擦出火花的,过去的几年,我的确都认真跟着他在学舞,虽然我们是最佳拍档,携手拿下不少大奖,但对舞蹈的诠释,我和我先生大不相同,他是非常随意的,认为最自然才是最完美的,而我却相当之执着,务必把一切弄得最完美,才肯把它搬上舞台。”她25岁结婚,和先生婚前婚后都携手达到最好的默契,就算是怀孕5个月,一些较轻鬆的演出,在医生和先生不反对的情况下,她还是顶着大肚子在台上继续表演,只有妈妈在耳边又骂又着急,嚷着说子官都会给她摔了下来。“一段时间没跳舞,我觉得全身都不对劲,生产后两个月,我又跟着先生比赛去了,把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气又无奈,过后我们还领了冠军回来,想想那段日子,我们还真是入了迷。”舞蹈是赚不了大钱的,15年前,先生也和所有人一样转了行,从商去了,只剩她孤军作战,从那时候开始,柯秀丽就作了一个决定,她要创立一个舞蹈员小站,把所有的舞蹈精英和老朋友全集中在这里,把她和先生的理想继续延续下去。“我不懂我还可以坚持多久,如果有天,再也不能站在舞台上时,我还是会转到幕后,我对这圈子已注入了太多心血和感情,再也回不了头。”不强求女儿学跳舞柯秀丽说,舞界是很“残酷”的,你一定要是个天生的舞蹈员,有与生俱来的细胞,才能胜任这任务。“我曾经以为舞技是可以磨练出来的,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是教不来,也学不成的,除非你是那种毅力非常坚定,死都要撑下去的人,但这种要命的心态,往后的路会走得非常艰辛。”她说,一群来学舞的10人当中,可能就只找到那幺一个,因为有天份的舞蹈员,可遇不可求。她说,去强求,绝对没有幸福,就像现长得和她一样高的女儿,她可能具备了爸妈的舞蹈细胞,而且也非常爱跳舞,但柯秀丽就是不会刻意教她跳舞,她说,除非女儿有天亲口告诉她她想当舞蹈员,否则,她绝不强求。但柯秀丽做秀时常会带着女儿跑,趁机也让女儿明白舞蹈其实是一项很健康的活动,就比如她常会配合女儿的学校到老人院等地做义演,常让女儿感到自豪不已,每次都会大声拍着胸膛说:“跳舞好好的那个,就是我妈咪!”/副刊‧报导:林春莲‧2008.09.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