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环境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量:965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第一起死亡发生在1月9日的晚上。

  这天是星期六,贝利‧克里斯蒂安森(Pele Kristiansen)整个早上都在家度过,跟他的哥哥喝着啤酒聊天玩乐,一切都显得如此平常。当天中午,他们听见有人大呼小叫的敲着家里的大门。

  「北极熊!这是一只北极熊!」外头的人叫喊着。

  在冰封峡湾的几英里远,他们看到了北极熊。即使到了今天,北极圈的狩猎文化(熊、驯鹿、海豹和鸟类)仍是因纽特人生活重心。贝利和伙伴们带着醉意和激动的心情,开着小渔船破冰逐步接近。他们下了船后,站在冰面上拿着步枪指着这头巨大的北极熊。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在因纽特人的文化中,狩猎北极熊是一件大事。虽然北极熊的栖息地很广,但是要真正看到一只北极熊出现在海港附近非常罕见。而且由于北极熊的体型巨大和兇猛,并不容易杀死,通常是靠着一组人马的努力才能成功。而按照传统,前四个开枪射击的猎人,才能分享熊肉和胜利的荣耀。

  那一天,贝利成功的击倒北极熊,当晚他带着愉悦的心情出去喝酒,庆祝美好的星期六。但是,就在隔天早晨,贝利被人发现自杀身亡,得年仅22岁,这是个最糟糕的星期日。

  十三天后在邻近的小镇上,一个名叫彼得‧比利那(Peter Pilanat)的十五岁男孩,在祖父母家中自杀身亡。彼得和贝利并不认识对方,但在这个仅有三千人居住的地区,彼得肯定听闻了贝利自杀的消息。

  短短不到两週的时间之内,就发生了两起自杀事件。对这些居住在小镇的人们来说,感觉就像厄运正逐步逼近,这种不正常却熟悉的事情又开始发生了,这已经在格陵兰太多乡镇发生过太多次了。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过去30多年来,格陵兰一直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地方之一,而且有别于其他国家,又以15至24岁的年轻男子居多。1970年代,就像所有生活在北极圈地带的原住民,当时的格陵兰正处于快速现代化,以及前所未有的文化干扰所带来的致命影响。北美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都已经在自身的社群里,见识过同等的压力。

  在格陵兰,自杀的问题越来越糟。从1970年代至1980年,自杀率以翻倍的速度攀升,比美国还高出七倍(至今仍高出六倍)。每个生活在格陵兰的人都知道谁自杀了,在如此普遍的情况下,多数人对这种感受的描述,只能用一个不安地字眼来形容:习以为常。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当时,在格陵兰几乎没有人研究这样频繁的自杀情况。虽然有几名心理医生,但他们都是丹麦籍,因此不可能用因纽特人的母语来协助他们,在治疗过程中医生的每句用词是格外重要的。到了1985年,格陵兰因自杀死亡的人数超过了癌症,成为居民的主要死因。那年,总人口只有53000人的格陵兰,至少就有50人自杀。若把这个惊人的数据带入至美国,意味着短短一年之内,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全部居民(超过25万人)都因自杀而死亡。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旁观者总是草率地将北极圈地区的高自杀率,归咎于寒冷气候和永夜的特有现象。确实,有很多的格陵兰城镇超过半年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下,并根据离北极圈的远近决定黑夜的长短,有时甚至好几个礼拜都看不到冬日的太阳。但是,当谈到自杀议题时,寒冷和黑暗并不是真正的问题,至少可以说不是主要原因。

  在格陵兰和其它北极圈地区,确实存在着某个「自杀季节」:大多数人死于自杀的时期。事实上,这个「自杀季节」发生在春天,这是当黑暗和寒冷终于消逝,太阳逐渐升起而冰雪开始融化的季节,却也是多数当地人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时间。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试图格陵兰自杀问题的根本原因,他们认为原因有几点:其中一点是原生社区被政府强制关闭。例如曾经拥有辉煌历史的小镇康盖克(Kangeq),这里过去以强壮的因纽特猎人和优质的峡湾地点闻名,是斯堪地那维亚传教士的第一个定居点,也是第一个格陵兰艺术家描绘的地方。二战结束后,丹麦政府将康盖克打造成商业捕鱼的重镇。

  但随着鱼类加工厂的需求越来越大,这里太小没有办法新建真正的大工厂,人们开始离开康盖克到城市工作和接受教育。到最后,丹麦政府决定将康盖克从格陵兰的乡镇列表中去除,撤出政府机关和切断电源。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确实是实用的决策,但对许多人来说却被迫搬迁到新环境。接着,难以适应的家庭则开始崩溃。酗酒问题增加、儿童被忽视,甚至是家庭暴力的产生,这一切都是自杀的潜在因素。「确实存在许多快速现代化造成的负面后果,今日我们仍然在处理善后七O和八O年代实行的政策所带来的问题。」格陵兰社会学家史蒂芬(Steven Arnfjord)说。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而还有更广泛的问题:年轻人丧失了身份和文化的认同,原有文化往往被丑化和瓦解。当一种文化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内,大幅度和迅速地被抹去,许多年轻人感觉与老一辈人的联繫断开,而他们也不真正属于新世代的一部分。对年轻男性来说特别困难,由于父辈和祖父辈都是猎人,他们很难理解居住生活在城市的因纽特人是什幺样子。没有强而有力的家庭和社区,帮助他们应付这种局面,其中有些年轻男子因此不堪重负迷失了自我,选择终结了自己的性命。

  今日的格陵兰试图告别作为殖民地的过去,许多人正奋力地挽救新一代因纽特人的宝贵生命,他们不能坐视不管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让一整个世代的年轻人将自己杀光殆尽。

他们在北极自杀:格陵兰的死亡葬列

参考报导:NPR

上一篇: 下一篇: